广州积分入户
  • 办理广州户口

广州人才资讯网
联 系 人:陈先生
手 机:18620430691
Q    Q :2542181228
电 话:020-38921241
网 址:www.kaixinhr.com
地 址:广州天河区御富科贸园C3栋405

  • 补缴广州社保
您的位置:首页 -> 补缴广州社保

西安“史上最宽松户籍政策”,了解一下?-

来源:管理员        时间:2018-04-09

澎湃新闻记者 陈兴王

  一年前,一位从北京返回西安的陕西籍硕士研究生曾发贴文,吐槽自己两年奔波二十余次“落户难”的坎坷经历。

  一年后,西安市面向大中专毕业生、在校生,以及更高学历者5次放宽户籍政策。据统计,3月22日至24日短短三天,在西安落户人数就达15552人。

  4月1日,西安市新发布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落户西安人数达24万余人,已接近去年全年25.7万的落户数据。

      不断放宽的户籍政策让西安市正在朝着2020年主城区人口达到1000万的目标迈进。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户政处户籍管理科副科长郑瑞韬告诉澎湃新闻(www.thapeper.cn),截至2017年末,西安市主城区人口700多万,借助户籍新政的实施,“今年有可能往100万人(落户)走,越多越好,没有设目标任务。”

      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王鑫海认为,“人口是资源,不是负担”,人口众多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促进创新创业。当前各地在向高等教育人才放开户籍政策同时,也应对普通工作者放松落户政策。

  4月2日,人口学者黄文政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中国年轻人口正面临着急剧萎缩,从城市长远发展来看,“抢人”是一个非常智慧的做法,有利于拉动内需,提升城市活力、建设力和经济实力。

  黄文政表示,但只放宽人才的落户条件,而依然限制人口的迁入,不仅影响了人们的选择和福祉,也会提高人才的生活成本,降低他们发挥才能的效率;进一步放宽甚至完全取消落户条件,促进人口自由流动,可能成为部分城市未来的选项。

  从“落户难”到7天办结落户

  在西安落户,对于高等院校毕业甚至在读的大学生来说,已不再是难事。

  32岁的王先生还记得三年前在西安办理落户时的经历。2014年,只有本科学历的王先生因工作变动,举家从外地回到西安工作,考虑到将来小孩教育问题,想把户口从陕西汉中老家迁来西安。

  “2015年8月,我去辖区派出所咨询,怎么都不符合迁户条件。”王先生回忆,学历落户要研究生以上学历,缴纳社保落户要持续缴纳5年以上才行,条件也不符合。

  当时西安市出台了一个新户籍政策,在西安市购房网签时间在2015年7月1日之后的,可以落户,但让王先生失望的是,他的房子是在政策出台之前买的,条件也不符。

  除此之外,还需要工作单位在西安,相应的劳动关系也要在西安,需提供自己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公司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十多项书面材料。

  无奈之下,王先生只能先给全家人办理了居住证,暂时搁置了落户想法。

  2017年3月1日,西安市出台户籍新政“三放四降”,“放开普通大中专院校毕业生的落户限制、放宽设立单位集体户口条件、放宽对‘用人单位’的概念界定,降低技能人才落户条件、降低投资纳税落户条件、降低买房入户条件、降低长期在西安市区就业并具有合法固定住所人员的社保缴费年限”。

  这号称是“史上最宽松户籍政策”为众多大中专学历工作者敞开了落户“大门”。

  2017年6月,王先生带着毕业证、户口本、身份证、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具的迁出证明,顺利在辖区派出所办理了落户。“第五天的时候,派出所就通知说已经准予迁入了,前后办下来也就用了7天时间”。

  4月1日,西安市新发布统计数据,今年一季度落户西安人数达24万余人,已接近去年全年25.7万人落户人数。其中,博士以上392人,硕士研究生6689人,本科74960人,大专50233人,中专、技校17796人;人才引进9851人。

  西安一年多时间5次放宽落户政策

  各大城市以更宽松户籍政策吸引人才落户的“争夺战”仍在持续。

  过去一年中,武汉、成都、长沙、郑州、杭州、福州……更多城市陆续向大中专毕业生以及更高学历者放开户籍政策吸引落户。

  西安不甘人后,也加入了这场人才争夺战,一年多时间就五次放宽落户政策。

  3月29日,西安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户政处户籍管理科副科长郑瑞韬告诉澎湃新闻,2017年3月1日,西安市推出户籍新政“三放四降”1.0版,这是西安户籍新政的开始。

  在此之前,西安市一直施行的是由西安市发改委2006年制定的“五年社保”落户等户籍迁入政策。“随着社会发展,之前那个政策已经不适应现在社会的发展了。”郑瑞韬表示。

  同年6月,西安市又将本科以上学历落户年龄放宽至45岁(之前为35岁),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人员不设年龄限制。

  今年2月1日进一步放宽了落户政策,西安市又推出户籍新政2.0版,将学历落户、人才落户的审批权、制证权下放到第一线,所有个人落户申请均可在户籍窗口进行“一站式”办理,当场办结,并新增随迁政策,可一人落户、直系亲属举家随迁。

  同时,西安市公安局还专门成立了“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指挥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为期三年的“人才人口”争夺攻坚战,以吸引更多人才、人口来西安就业、创业、定居生活。

  郑瑞韬参与了户籍新政策的调研和制定工作,他们在户籍新政实施之后,通过对实际办理过程调研,以及收集网友在网络上的留言建议,逐步将户籍新政实施中一些不便捷之处进行调整,“2.0版的落户条件更简单,流程更便捷,办理时限更短,基本上能做到当场办结”。

  为让高学历人才在办理户籍迁入时少跑路,3月5日,西安市又在“西安公安”微信公众号的“掌上户籍室”开通了学历落户绿色通道,需要落户的高学历人才只需要上传教育部学籍网的学历信息截图和身份证照片,就能“零跑路”办理落户。

  3月22日,西安市第五次放宽户籍政策,面向全国在校大学生实行仅凭学生证、身份证就可以在线办理落户。

  不断放宽的户籍政策让西安市正在朝着2020年主城区人口达到1000万的目标迈进。据郑瑞韬透露,截至2017年末,西安市主城区人口700多万,借助户籍新政的实施,“今年有可能往100万人(落户)走,越多越好,没有设目标任务”。

  “政策不能只照顾大学生、研究生”

  越来越多的二、三线城市加入“人才争夺战”时,但很多普通工作者却依然难以在大城市落户。

  澎湃新闻注意到,除了高学历人才,西安、成都等城市还对一些有专业技能、技术人才放开户籍政策。西安在技能人才引进方面,获得省级、地市级和行业技能大奖,或职业资格证书、职称证书、技能证书的一些专业技术人才,可以申请落户。

  成都市施行人才新政“十二条”,也同样对如电工技师、工程测量员等技能人才放宽了落户政策,只需“在本市同一用人单位工作2年及以上的技能人才,可凭单位推荐、部门认定办理落户手续”。

  一位长期关注户籍制度改革的公益人士韩呈祥注意到,大多数城市在争抢人才的时候,外来普通工作者依然受到户籍政策限制,而难以落户。他们有的举家在一个城市工作10年、20年,摆个夜宵摊、或者长期租住打工在一个城市,却难以在这个城市拥有户口。

  比较下,郑州市对外来务工人员施行了更为宽松的落户政策。

  2017年7月,郑州市户籍新政新增7类人群可以入户,其中包括城镇就业居住5年以上的农村转移人员、举家迁移的农业转移人员、‘80后’在城镇就业居住的农民工、愿意迁入城镇的农村户籍专业军人等。

  “向农民工放开落户政策,目前在全国来说并不多见。”韩呈祥说,这个政策很值得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留守儿童的问题。

  人口学者黄文政告诉澎湃新闻,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80后”、“90后”、“00后”的人口分别是2.19亿、1.88亿、1.47亿,三十年间萎缩了33%,也就是说在未来十年,中国的年轻人口会急剧萎缩。“现在抢人,是很聪明的做法”。

  黄文政说,人口是一个城市的活力体现,是最大的财富。长远来看,“抢人”有利于拉动一个城市内需,提升城市活力、建设力和经济实力。而目前抢人的城市大都还是只将目光放在人才上。

  “城市不仅需要受过高等教育或者拥有特别技能的人,也需要普通的工作者和消费者。”黄文政认为,只放宽人才的落户条件,而依然限制人口的迁入,不仅影响了人们的选择和福祉,也会提高人才的生活成本,降低他们发挥才能的效率。进一步放宽甚至完全取消落户条件,促进人口自由流动,可能成为部分城市未来的选项。

  北京大学中国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王鑫海也认为,当前争夺人才的城市忽略了对普通工作者放开户籍政策,“普工也是人才,政策不能只照顾大学生、研究生”,合理的做法应该是“有工作交社保,就可以落户”。

  新闻多一点 一线城市也加入战局

  不仅仅是西安,南京、武汉、成都、郑州等地不甘示弱,放宽大学生落户限制甚至接近“零门槛”,发放就业、创业补贴,给予项目资助,租房、购房打折……各个城市迫不及待地将绣球抛向“人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也加入“战局”,近日纷纷出台政策瞄准高端人才引进。

  2月28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了《北京市引进人才管理办法(试行)》,称要建立优秀人才引进的“绿色通道”,对“千人计划”“万人计划”、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奖人等高层次人才群体加速办理引进手续,并加强引进人才落户保障。

  较为特别的是放宽年龄限制。上述办法规定,在年龄上,中关村科学城、怀柔科学城、未来科学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三城一区”引进的,可放宽至50周岁,个人能力、业绩和贡献特别突出的可进一步放宽年龄限制。另外,引进人才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随调随迁。

  3月26日,上海出台《上海加快实施人才高峰工程行动方案》,在七方面取得制度性突破,提出高峰人才及其家属、核心团队成员及其家属可以直接办理本市户,并在租房、购房、经费保障、养老及医疗保险等方面予以支持。

  “上海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当天下午,上海市人才工作大会上,市委书记李强用一系列表态强调抓人才的重要性和紧迫感,如“抓人才是上海构筑战略优势、打造战略品牌、实现战略目标的第一选择和最优路径”,“要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深刻认识人才的极端重要性”,“人才是决定性因素,当前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渴求人才,特别是卓越人才”。为此,他要求必须有引才聚才的强烈危机感和紧迫感,推出“动真格”的举措,进行大刀阔斧的人才政策改革,“破除一切不利于人才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性障碍”。

  不过,与当前多数城市重点吸纳大学生毕业生的引才政策不同,北京、上海突出的是对高端人才的引进。

  据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统计,截至目前,该校今年签约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应届本科生约占总数48.27%,西安为9.73%,武汉、重庆、成都仅占3.94%。签约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应届研究生占总数38.74%,西安26.13%,武汉重庆成都5.67%。

  尤吴晶称,因往年没有统计相关数据,无法比较留西安毕业生比例是否较大增加,但就已有数据来看,一线城市仍是大部分毕业生首选。在他看来,该校主要培养信息与电子科技人才,在城市选择上首先考虑相关产业更为发达的一线城市并不意外。

  “据我研究,对于发挥人才集聚的效应,中国的一线城市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陆铭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在人才吸引力上,现在所谓的“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和北上广深相比,在目前的经济阶段里面,并无“太大优势”。

  “因为一线城市的人才和产业基础实在太强了,其他城市只是找了几个新的经济增长点。”陆铭认为,也正是因为这点,众多新兴城市想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胜出”,政府部门需要“头脑清楚”,找到属于自身的长期的比较优势。

  尤吴晶也“能够明显感受到当地政府的诚意”——近一年来,西安不仅鼓励大型企业走进校园招聘毕业生,并加强招商引资力度,吸引了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公司项目“落户”西安。

  “这些企业的到来能为学生留在西安工作提供平台和机会。”尤吴晶告诉澎湃新闻,“今年一个感受是,越来越多的学生会考虑留在西安。”

  “很多学生在毕业后会先到一线城市打拼几年,最终迫于高额的生活成本,仍会选择回到西安、武汉这样的新兴城市。因此各大城市引才,不要只盯着应届生,往届生的回流也是一大机遇,关键是能否做好平台搭建,能为年轻人提供不错的机遇和回报。”尤吴晶说。(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实习生 尤倩倩)


[返回]